<strong id="cna0c"><noscript id="cna0c"></noscript></strong>

    1. <video id="cna0c"><nav id="cna0c"></nav></video>

      <rt id="cna0c"><meter id="cna0c"><button id="cna0c"></button></meter></rt>
      1. <rp id="cna0c"></rp>

        <rp id="cna0c"></rp>
      2. 林靜:以船為家,探索世界 |追風的人?

         2021-04-01 10:23:46  107

        / 寫在前面 /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是林靜,清華理工女,曾在醫療儀器行業做技術工作。業余玩船25載,從小船過渡到大帆船,單體、雙體、三體船我都曾嘗試過。我跟老公兩次駕船帆游,3次航過合恩角,航行南極近兩個月,至今航行5萬海里。目前仍在環球航海進行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周末業余玩船,到提前退休專職帆游,航海已經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。我無法量化帆船對我的影響,總之給了我太多太多。帆游的驅動力是滿足對世界的好奇心,是完成困難項目的滿足感,只要這個驅動力在,航海就會繼續進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/  與帆船結緣—香港Hobie俱樂部 /

         

        認識帆船是1996年在香港,當時在香港工作,每周末去港島大潭Hobie 俱樂部參加比賽。第一次上雙體船Hobie16 就給我來了個下馬威,那天風很大,作為繚手的我試圖吊索壓舷,身體剛一彈出去就失去了平衡,把已經在壓舷的男友舵手給撞飛了,結果船翻了,我落水時磕到了臉,嘴唇腫得老高。這個經歷并沒有讓我氣餒,當我能自如地凌空壓舷時,感覺自己就是一只自由飛翔的海燕,從此徹底迷上了帆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帆船是一項技術含量很高的戶外運動,通過玩船我們認識了很多好朋友。香港工作時間長壓力大,每個周末從大潭回來都筋疲力盡,但徹底換了腦筋,就像剛剛度假了一般,玩Hobie的日子非常快樂。俱樂部每年有幾次長距離帆事,比如從港島至大嶼山。太古集團的高管船友可以預定集團在大嶼山的度假別墅,水手們跑Hobie幾小時到岸后,去別墅吃燒烤,晚上擠在一起打地鋪,喝酒講笑話,轉天再跑船回港島,歡樂不在話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一年Hobie俱樂部還上了報紙頭條,那是跑Hobie從港島至新界大浪灣去野營活動。我們的Hobie船隊離開港島時風和日麗,快到新界時一堵黑墻從海面壓過來,狂風加暴雨把船隊打散,我們的Hobie16主帆滑索扯脫,前帆也撕破了。為了保存船我們主動把它翻成底朝天,兩人蹲在船體之間的繃床上,等風暴過去后再把船正過來繼續航行。一條船選擇順風跑,結果被風吹到了廣東漁村,報紙大肆渲染:“水手遇風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……”,其實人家幸福得很,好心的村民給這對水手熱湯熱飯和一間屋子休息,生死經歷讓這對本來只是帆船搭檔的年輕人成了情侶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香港我還差點兒跟奧運會沾上邊。我身高1.73米,當時體重只有60公斤,是做繚手的好材料(體重輕、壓舷力臂大)。在俱樂部的派對上我認識了香港張小姐,她作為香港女子470帆船選手參加亞特蘭大奧運會,得了最后一名。她問我是否愿意做她的繚手參加下一屆奧運會。我當時很動心,參加奧運會多酷啊,開幕式走一圈,沒準兒爸媽還能在電視里看見我呢……一開始就目的不純。跟張小姐上470訓練,花花綠綠一大堆繚繩,一路上緊忙活,單體船速度怎么能跟雙體船Hobie比呢,我沒有體會到劈風斬浪的爽,每個周末堅持訓練也是不小的承諾,想想還是算了吧,虛榮心沒有提供足夠的驅動力,我踏踏實實地繼續玩Hobie。

        2/  藍色鴉片—25年6條船 /

         

        1998年因為工作原因我們搬到澳大利亞悉尼,一落地還沒買車就買了一條嶄新的Hobie16,租房子第一個條件是車庫足夠大能放下兩輛車和一條船。澳洲帆船水平比香港高太多了,Hobie帆船賽經常有上百條船參加,我們Pittwater Hobie俱樂部出過世界冠軍呢。跟俱樂部的朋友一起,我們開車拖著Hobie16到處去參加大小比賽,跑遍了澳洲的大小城鎮,還去新喀里多尼亞參加Hobie世界錦標賽,可惜差幾個名次沒有進入第二輪比賽。跟高手們一起玩船,不知覺中水漲船高,香港Hobie俱樂部的高手,我們原來只能望其項背,后來可以踢其 butts。

        參加新喀里多尼亞Hobie 世界錦標賽發獎儀式 

         

        Hobie好友駕帆船從香港回英國,1998年圣誕節剛好航到泰國普吉島,邀請我們從悉尼過去跟他們會面。這個帆船假期太美好了,回到悉尼我們很快就買了一艘33英尺的老舊帆船,邊學邊實踐大帆船所需的知識和技能。

        第一艘33 呎老舊大帆船

         

        每個星期六我們把船開到Pittwater北面的海灣過夜,星期天再開回來,圣誕節和長周末跑遠途,幾年下來積累了一些經驗。2001年我跟老公雙雙去英國離岸帆船學校系統學習,拿到了船長和能干水手證書。

         周末在船上過夜,加班做功課

         

        2005年我跟老公辭掉工作,駕駛“同道者號”(Ovni395)從法國出發駛向西班牙,這次帆游圍著大西洋轉了一圈,歷時760天,途徑二十幾個國家和地區,航行兩萬海里,一路的經歷和感悟都寫在《初蹈滄海》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重返職場的8年里,我們嘗試了三體船(Corsia750),它兼有小帆船的刺激和大帆船的舒適,是個非常好的過渡性選擇。

        三體船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5年“海友號”(Garcia Exploration45)交付下水,我們開始了第二次帆游,挪威至巴西的航海經歷寫在《再濟滄海》中(清華大學出版社)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巴西之后更精彩的經歷沒有出書,博客《海角孤舟》、《逐浪太平洋》系列連載在“我要航海網”。

        同道者號 

         

        3/  海友號在南極 /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二次辭職帆游我們都已年過半百,雖不排除將來再回來工作,但不會重回以前的事業軌跡。帆游將是半退休后的非盈利項目。我們發現延伸第一次帆游的形式和內容,單純從地理上完成環球航海,已經不足以成為再次航海的動機,迎接新的挑戰并期待收獲更高質量的滿足感,我們決定去帆游難度高的寒冷水域,并訂購了專門為高緯度航行設計的Garcia Exploration 45,取名“海友號”。Garcia的市場口號是“可以到世界任何地方”,海友號3次行過合恩角、帆游位于魔鬼西風帶之中的福克蘭群島、在智利巴塔哥尼亞水道上下跑了3趟。我們航海生涯中最具挑戰、最有成就感的一程是探險南極近兩個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去南極最大的挑戰是跨越德雷克海峽,有著海上墳場惡名的合恩角是繞不開的必經之地,航海策略是在一個低氣壓過后出發,在下一個低氣壓來臨前到達,在合恩角附近100海里水域避免遇上40節以上的大風,特別是頂風。抓窗口期既不能優柔寡斷貽誤良機,又不能掉以輕心苦干加蠻干。“海友號”等到了極好的氣象窗口,一個高氣壓移至合恩角的東部,德雷克海峽居然刮起了東風,海浪并不算太高,這種天氣并不多見,感謝老天爺開恩。

        到了南極帆船最大威脅是浮冰,開船時永遠有人觀察前方是否有浮冰,必要時改變航向閃避,如果浮冰太多躲閃不開,在船頭用長木桿撐開,如果撞冰成為不可避免,則立即減速,馬達打在倒車擋來幫助停船。必要時派人爬上桅桿登高望遠,指明前方海冰比較稀疏的航道。在勒梅爾水道,一度根本看不見浮冰有任何間隙,浮冰隨著海流打著漩渦,“海友號”別無選擇,只能用船頭撞開一條路,好在咱是金屬鋁船,但金屬撞擊海冰的聲音真是令人很不淡定,有時船頭沖上一大塊浮冰,“海友號”騎在冰塊上跟著它隨波逐流,當時海流是逆向的,船不進而退,直到冰塊被船的重量壓碎,“海友號”在冰縫中劈開一條路,才繼續向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拋錨也很挑戰,除了拋錨還要在岸上拴纜將船固定住。浮冰隨風隨流四處游蕩,一旦涌進錨地,輕則擋住帆船進出的通道,重則牽著錨鏈造成跑錨,錨地的選擇既要看風向也要分析海流。理想錨地是淺水的小水灣,把小冰山擱淺在錨地之外,否則就要安排守錨值班,監視冰山動向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Charcot港錨地,有一晚風突然停了,小冰山在海流的驅動下涌進錨地,晚上11點我們決定轉移,“海友號”和伙伴船“維拉號”共有8根岸纜2個錨,岸纜解了一半小冰山已經逼近船頭,我們出動兩條小皮艇,猛轟馬達把小冰山給推開了,出了錨地連夜趕到另一個海灣。南極幾乎沒有絕對安全的錨地,唯一相對省心的在 Melchoir島,這是進出南極的跳板,水深只有3米多,大體量的冰山進不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德雷克海峽回程遠比去程難,因為天氣預報兩天后就不太準了,而航至最兇險的合恩角需要三四天,多少有賭博的成分。回程我們的氣象窗口很給力,但也有小緊張。航行在合恩角附近,一度幾秒鐘內風力從18節猛增到35節,“海友號”本來是順風航行的,風力加強用帆面積過大,船加速后不可控制地偏轉成橫風航行,船頭埋在涌浪里,把船一下子打了個側傾,船跟跟涌浪平行,被風吹著橫向移動,如果這時海浪足夠高,也許會把船掀翻,好在那天浪只有4米高,我們七手八腳把航向調整過來,立即縮帆。海友號過了合恩角后低氣壓到了,航到Nassau Bay時風力飆升到了45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4/  帆游是可持續生活方式/

         

        帆船上有居家生活所需的必要設施,帆游就是帶著家周游世界。找到適合自己的節奏,有足夠的資金支持,帆游是種可持續的生活方式,我們遇到過帆游20多年的老夫婦。但以船為家并不是一種容易的生活,有很多的不便,必須要能吃苦。千萬不要讓模特擺拍的香檳比基尼帆船照片給忽悠了,海上生活根本就不是那樣的,航海的魔力在某種程度上只可意會 不可言傳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然,航海并不是所有人的菜,對夫妻關系是個考驗,帆游絕大部分時間是自我隔離狀態,整天在一起彼此的優點和缺點都被無限放大,必須重新找到平衡點才能同舟共濟。也真有伴侶在陸地生活好好的,到了海上發現彼此不能相容。25年玩船經歷,我們遇到過很多有趣的人,他們的故事影響滋養著我,使我的人生更加豐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持續帆游生活方式的驅動力是對世界好奇心,海友號花了6年從歐洲帆游到了太平洋,我們并不急于完成環球,也沒有固定計劃,對哪里感興趣就到哪里去,不斷地得到驚喜。疫情期間海友號被困在了太平洋,因禍得福細細地帆游了法屬波利尼西亞,之后去哪里要看各國解禁的情況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獨立和自力是帆游精神的精髓,孤帆一點在無垠的大海上,年輕的心在自由飛翔。

        2021年2月24日于法屬波利尼西亞社會群島Maupiti島

         

        更多故事歡迎在我的專欄了解

       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网站,久章草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,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,男女裸交真人全过程 网站地图